大圣境和圣境又是截然不同的两个阶段,缩地成寸这样摸到了空间法则的神通对他们来说也不是什么难事,用来在星际间赶路是最好不过了。“你就别扯这个了,我们俩的水平我们自己知道,能走到这里就已经足够走运的了,下一场我们两个大概谁都走不过去了!”水烟箩说道,“我下一场的对手就是双子星兄弟,而黄师兄好一点,不过遇到的也是火云洞的一个准天骄,估计是走不到下一轮了!”所有人尽皆了然,原来是为了银光山庄的人围攻一元宗的事情而来,这段时间银光山庄的人充当齐国爪牙,上蹿下跳的很欢,现在终于迎来了报复了。

族中对于天凰血脉之看重,他自然知道,这可能是接起断掉的天凰的血脉唯一的机会了,如果出了什么差错,族中长老怪罪下来,他也吃罪不起。不过两人这时候都一阵慌慌张张的从无名身边掠过。

  补与不补,寒假补课戳中了谁?

  新华社北京1月23日电(记者廖君、王莹、郑天虹、仇逸)每天上午补习3小时的数学课,语文、数学、英语、物理4门课一天连着上,寒假只能玩几天……又是一年寒假季,却俨然成了“第三学期”。

  火爆的寒假补课是弯道超车、培优提分的法宝,还是拔苗助长、令孩子生厌的负担?寒假生活该如何“点亮”?记者在多地进行了走访。

  盼到寒假,补课成“标配”

  平时每天6点半起床的上海一所中学初二女生小马,原本盼望着假期能够睡到自然醒,没有想到从寒假第一天开始,她依旧要6点半起床赶去上8点半的补习班。“其实我的要求不高,只希望假期能有这么几天,能够睡到自然醒,看看小说,跟同学一起疯玩,不用再刷几何、力学、文言文这些题。”小马说。

  和小马一样,即将迎来“小升初”的上海市民陆女士的儿子,寒假第一天就进入每日补课生活,直到腊月二十七告一段落,春节休息几天后还要继续上课。

  面对记者发出的寒假里面哪天孩子可以不用上补习班的询问,陆女士说:“好像也就除夕和年初一到初五那几天了,和班级同学相比,我还给他留了几天玩呢。”

  记者询问几位中小学生家长发现,早在寒假开始前两个月,很多家庭都已经为孩子报好了补习课程,一般春节前上课到腊月二十九,节后初七开始上课,一直到开学,堪称与校内课程和春节民俗的“无缝衔接”。难怪一些中小学生抱怨,寒假成了名副其实的“第三学期”。

  武汉一家培优机构负责人告诉记者,一些一年级的学生也加入补习班的大军中。有些孩子一天上3门课,有的初中生语文、数学、英语、物理一天4门课连着上。午饭家长直接点外卖送到教室来,既不耽误时间又放心。

  补与不补,家长孩子都“纠结”

  “孩子回家说,班里几个要好的同学都报了寒假培优班,自己要是不报班,开学后就会被同学落下。”沈阳家长彭女士说,不少家长抱着不愿孩子落后的心态报了寒假培优班。

  真心不想让孩子补课,可是又不敢不补,成为不少家长的最大纠结。“我同事的孩子也是读初二,人家从初一年级就开始补习物理。”武汉市民游女士的女儿读初二,她担心孩子在1年后的中考难以取得好成绩,提前两个多月就给女儿报了某知名机构的寒假补习班。尽管精心准备,但游女士心里也没有底:“我也不知道这些补习班能不能帮孩子提高成绩。”

  孩子上四年级的广州的刘女士,是大家眼里的“佛系”妈妈,尽管儿子班上其他同学都在早出晚归地培优、补习,她都不为所动,每个假期都是让孩子做完学校布置的作业就算了,但这个学期,“孩子期末数学考了倒数,看来我也必须加入补习大军了。”

  补课,很多孩子也不买账。“我讨厌上培训班。因为我的同学都在上培训班,也不能和我玩,我不喜欢上完培训班还要写作业,也不喜欢培训班每隔几天的考试检测。”三年级的沈阳小学生洋洋抱怨说。

  上补习班,让家长钱包也不轻松。“培训老师劝孩子寒假上加强班,说是孩子基础好,应该进一步提升。加强班1小时收费每人300元,一个假期20次课就是6000元,比平时贵不少。”沈阳家长张女士说,补不补,家长都得费心“掂量”。

  多彩的寒假,如何点亮

  年年呼吁让孩子过一个正常的假期,但补课仍然年年火爆,孩子假期依旧不轻松。华中师范大学教育学院教授范先佐说,很多培训机构热衷于传递给家长各种压力,而高强度、填鸭式的培训方式,并不符合教育规律,效果很差,甚至会招致孩子对学习的厌烦,补课应该因人而异。

  “寒假不能变为课堂教学的延伸。”武汉一所中学负责人表示,对于高年级的学生来说,利用寒假重点补习弱项未尝不可,但是盲目培优并不可取。家长和孩子不妨一起制定寒假学习计划,既保证适当的学习时间,又鼓励孩子参加一些以培养兴趣为目的的活动,如户外活动、旅游和亲子阅读等。

  多位中小学教师认为,孩子只要在正常的上课时间跟上学习进度,成绩就不会出现问题。即使孩子一时成绩不好,也应根据情况“对症下药”。在孩子完成假期作业的同时,家长应增进与孩子的沟通,让孩子在游玩过程中释放压力,拓宽视野。

  为了让学生合理安排时间,度过一个有意义的寒假,江西、山东、江苏、重庆等地的教育部门下达寒假补课“禁令”,严禁中小学校和在职教师违规补课,严肃查处“超纲教学”“提前教学”的学科类培训机构,以务实的举措、实际的行动为学生“减负”。

  沈阳市辽中区教育局要求,小学1-3年级不布置书面作业,4-6年级经班主任与家长协商后,可布置协商性书面作业;初中7-9年级可根据校情、学情,布置选择性书面作业。鼓励学生参加体育活动、综合实践活动、志愿服务和劳动活动,以小视频或照片等形式记录下来,便于教师评价学生作业完成情况。

在其他人看来,天罚闪电的能量是如此的可怕不敢吸收,不然的话会被生生撑爆,但是坐拥霸体金身的无名却没有这样的顾虑。在齐非凡之后又陆陆续续来了上百个高手,全部都是半圣后期拥有七八百道法则缠身的强横年轻俊杰,几乎都是只差临门一脚就能跨入圣境的存在,只是他们身上法则多少不同,大小不同,直接决定了他们跨入圣境之后的强弱程度。

  发行个人全新音乐作品,邀蔡康永小S拍MV,揭秘与“康熙”的关系,下张专辑要邀约吴亦凡
  陈汉典转型做跳唱歌手,因为“忍不了”

  从2006年参加模仿比赛出道,2007年加盟《康熙来了》成为蔡康永与小S身边的“御用绿叶”开始,陈汉典已经在节目里为观众带来了十多年的笑声。然而,他那颗在历经搭档调侃,以及模仿扮丑磨炼之后的强心脏,如今依然会为一件事感到紧张DD那便是以“跳唱”歌手的身份登上舞台,与大家见面。

  前不久,陈汉典推出了两首个人单曲《先不要》与《爱情有你》,宣告正式进军歌坛。梳着偶像发型,身穿西装外套,新京报独家采访陈汉典,为你还原这个突然真挚了起来的“谐星”,与音乐之间的起承转合。

  起

  出道时就想做歌手,但当时没有自信

  新京报:做歌手这个执念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?为什么出道12年才推出新歌?

  陈汉典:事实上,我一出道就有做歌手这个想法,只是那个时候没有自信,就觉得这件事好像是不可能的,我怎么可能自己当歌手,还是继续主持节目吧,到最后就拖了12年。所以你不跨出那一步的话,就永远没有办法开始。

  新京报:所以今年是比较自信的一年?

  陈汉典:哎真的,当歌手之后,有时候我会在微博上面发一系列帅照,稍微自我催眠一下,过过瘾。

  新京报:真正下定决心进军歌坛,是有受哪位艺人启发吗?

  陈汉典:我觉得主要是被自己的表演欲激发出来的。因为我就是一个很喜欢在舞台上表演的人,不管是主持、演戏或者是所谓的跳唱,我都乐在其中。我现在已经能够在舞台上主持了,也可以演戏了,那跳唱我都还没有去完成它,想要对得起自己。而且我最大的一个兴趣就是跳舞,大学全部时间都在跳舞,拿过“自来水杯”舞蹈大赛亚军(笑)。所以我就是没办法再忍下去了,我必须要让大家看见我的舞蹈。

  承

  邀请蔡康永和小S拍MV二人一口答应

  新京报:《康熙来了》停播之后,大家都很怀念,你偶尔也会回想以前的时光吗?

  陈汉典:会啊,以前是很快乐的,虽然很忙,但不是瞎忙,那是一种训练,训练自己如何在夹缝中求生存,让自己更能够去找饭吃,因为“康”跟“熙”就已经满了,我是助理主持人,发挥好这一块,我觉得会是蛮有成就感的事情。

  新京报:这次怎么决定找蔡康永和小S来助阵《先不要》MV的?邀约过程顺利吗?

  陈汉典:康永哥和S姐是把我内心变得很坚强的一个重要元素,我是真的很谢谢他们,因为这不是一个阻力,是一个助力。以前大家根本叫不出我的名字,但是在《康熙来了》,他们一直叫陈汉典,陈汉典,我才被大家关注,所以这次MV一定要找他们来拍,他们也一口就答应了。

  新京报:所以其实他们两个就是口头上亏你,但私下还是很挺你。

  陈汉典:对,他们真的很爱我。但是爱在心里口难开,这个你要理解,因为他们两个还是有身份地位的(笑)。

  新京报:如果在“康熙”之外的一些节目大家开你的玩笑的话,你心里会介意吗?

  陈汉典:我从小就是被大家开玩笑的对象,所以我已经很习惯被大家开玩笑了,不会觉得他们在嘲笑我,要踩我,没有。我很能开玩笑,因为这也是一种自信的表现,如果人家讲你什么你就很介意很生气的话,代表你可能某方面是没有自信的。

  转

  做“跳唱歌手”不比唱功比特色

  新京报:怎样解读“跳唱歌手”这个名号?

  陈汉典:唱歌其实是一个说故事的角色,你要投入感情进去。我想要表达我的曲风,这就是一个特色。其实唱得最好的,有时候不一定会被大家看见,有特色更重要。

  新京报:其实大家一直以来对你的印象是“模仿”和“搞笑”,这会影响你歌手的转型吗?

  陈汉典:参加节目的时候,我会有所谓的谐星包袱。比如我很认真跳一跳之后如果别人没有笑,我就开始搞笑了,所以我的表演就变得好像不认真。就是因为人家有质疑,我才想要去做更不一样的事情,有一天你就会发现,哎原来陈汉典在跳舞的时候是有魅力的。

  新京报:现在依然还有谐星的包袱吗?

  陈汉典:还是会有,因为这个是长久以来的习惯,而且好像也是一种使命感。有时候看到大家很冷静的时候,我就觉得好像必须要讲一些笑话让大家笑。虽然不一定每次都好笑,但是我们尽力了。

  合

  下一张专辑要约吴亦凡

  新京报:《先不要》这首歌怎样想到请Matzka来帮你写的?

  陈汉典:因为在我本来预想的人选里,我觉得他是最适合的。他不只是会雷鬼,而是各种音乐类型都精通,而且他的背景跟我很像,他以前也是热舞社社长,有经历那个跳舞的年代,以前我们听的音乐都是MC Hammer之类的Old School旋律,所以我觉得找他来做最适合不过。后来我把“先不要”的概念跟他讲一讲,他就砰砰砰砰砰写出来了,很顺利。

  新京报:之前听说你也想找吴亦凡帮你唱Rap,是这两首歌的其中之一吗?

  陈汉典:对,是《先不要》,那时候我就问了凡凡,然后他就跟我说,“先不要”(笑),因为他那时候好像要去美国拍MV,刚好时间没办法搭上。很遗憾,不过没关系啊,我们会出下一张的,所以凡凡,我跟你预约哦。

  采写/新京报记者 杨畅

“这场战斗败局已定,帝辰就算有空间能力,只怕也很难翻盘了,不是他不够强,而是无名太强了,一千道法则,我听都没有听过!”有人感慨到,周围人一看竟然是浑天岛的弟子,连他都对帝辰失去了信心,可见他们都被无名给震撼成了什么样子了。说着二十三皇子猛然间一只大手抓出,这个倨傲的统领就被二十三皇子直接生生抓死,化成一团血雾。尤其是两个人面对一个寒冰王的时候,竟然都耗费了那么大的力气,这就让双子星兄弟不过是两个纸老虎的说法更是喧嚣尘上,一时间,似乎他们除了人数比较多之外,竟然找不出一丝一毫的优点了,这让他们异常的愤怒。 (责任编辑:小嶋一成)